本刊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誠品書店均有販售!

  • f

No6(七月刊)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 ─台灣新南向政策之借鏡

文/康榮寶(前國立政治大學會計系副教 2016/07/02

新、舊「南向」之差異

    台灣的經濟以出口為主,致過去在判斷一個國家或地區是否對台灣經濟有利,主要以「是否能夠讓台灣出口受益」作為基礎。所以,舉凡某地區有利台灣廠商的出口布局,例如:有利以該地區作為生產基地,可降低國際租稅成本,或取得較低或較容易之人工、原物料、資金、交通運輸、市場…生產要素,均屬較佳布局地區。

    在這種以出口經濟為主流思維原則下,中國擁有豐沛且廉價勞工、取得土地廠房具低成本與方便性。在中國政府鼓勵、對出口經濟有利之基礎建設完整下,成為台灣對外投資的首選。這也引發近二、三十年來西進大陸投資的熱潮。

    台灣在1990年啟動南向政策,主要用來平衡企業西進投資中國大陸的一項政策。近年來,在中國大陸工資及經營成本上漲下,帶動台灣企業增加對東協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菲律賓、新加坡、越南等國的投資與貿易。據此,東協在最近成為我國第二貿易夥伴。迄2015年底,台灣對東協主要六國出口金額為516.5億美元,占台灣出口總額的18.1%,雖然只佔中國大陸及香港39.4%的一半不到,但已超過美國的12.1%。相對的,台灣從東協主要六國進口金額為291.1億美元,占進口總額的12.3%,僅次於中國大陸及香港的19.7%%,與美國的12.3%相當。台商在東協迄2015年底,累計投資868.83億美元。投資標的國以越南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菲律賓為主。

    新南向政策新增印度一國。印度近來一向以電腦軟體開發,與中國的硬體製造世界工廠分庭抗禮。近年來,在新總理莫迪的努力下,根據世界銀行之統計,印度經濟表現亮麗,2015年經濟成長率為7.6%,優於中國大陸的6.9%,其產業強項仍為資通訊軟體,外加生技(學名藥)、汽車等。

    舊南向政策的參與者,主要是中小企業,而且以製造業為主,目的在於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工,或方便廉價原料(例如:前馬來西亞成熟無生產力的橡膠木不用成本)。這一波的參與者以中大企業為主導力量,有些是從中國遷移過來。台灣金融業正在積極開拓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市場,要打「亞洲盃」。如果廠商與金融機構聯合作戰,不要單打獨鬥,將可大大增加成功機率。

 

台商東協衝突經驗

    過去有許多台灣企業也曾投資目前新南向政策的標的國家,也獲得一些經驗值得參考。原則上,新南向政策的國家,普遍官商勾結、貪污腐化較兩岸嚴重。茲將過去台商投資東協國家間,曾經發生過的文化衝突問題與成功案例彙總如下:

1.新近最著名的案例是台塑的越南鋼廠追稅案。

2.越南台鋼面臨許多波折,五一四排華暴動讓台鋼停擺,原訂去年高爐點火的時程一延再延,迄今日期則未確定。目前台鋼遭到查稅,至少要罰款23億元稅款。

3.中鋼印度設廠時談好關稅百分之五,不料當地政府反悔提高到百分之十,逼得中鋼印度廠一直虧損難以改善,印度政府管理的穩定性尚嫌不足。

4.印尼政府效率牛步,讓台灣企業難以適應。

5.泰國時有類似紅衫軍的政變,許多商對泰國投資以高風險看待。

6.越南是台灣企業南下東協的重點國家之一,其中有一些成功案例。例如:味丹公司、三陽企業的摩托車產品、富美興的房地產,都是成功站穩越南的典範。統一企業積極發展越南,將越南視為下個卅年發展的重點基地。

7.越南、馬來西亞…允許警察在路上公然收取「咖啡錢」。

 

放眼新南向遺珠─東帝汶

    東帝汶是全球最年青的獨立國家,印尼在獨立初期入侵屠殺至少30萬東帝汶人口,並幾近100%催殘所有基礎建設,目前東帝汶確實百廢待舉。除了從事公共工程的偌大機會以外,這個國家擁有全球少有的有機農、漁業環境與機會。多少我們可以從東帝汶得到一些新南向政策的啟發。

    台灣的精緻農、漁業與相關技術,舉世聞名。經濟上,台灣要擺脫以製造加工為主的出口經濟模式。東帝汶所擁有的有機農、漁業機會、天然資源,就是台灣在新南向政策中必須追求的新經濟模式與方向。

    配合東帝汶政治、經濟滯後,本文提供一個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設計的案例,說明如何善用東帝汶的無污染環境,產生雙贏的經濟發展機會。

 

璞玉般的東帝汶

    東帝汶民主共和國(Democratic Republic of Timor-Leste),通稱東帝汶,是位於東南亞地區帝汶島東端的國家。1999年8月底,在澳洲西方國家的支持下通過公投決定獨立,2002年5月20日零時獨立,2002年9月27日正式加入聯合國,成為第191個聯合國會員國。

    目前東帝汶總人口約120萬,現在的經濟面臨巨大挑戰,包括重建基礎設施、加強公務員管理,解決大量年輕人的就業問題。近海的石油天然氣,最近打贏與澳洲間的股權糾紛,雖目前石油等天然資源的價格低迴,仍具開發價值,對於這個經濟極需開發的國家,具有相當程度的正面意義。

    2005年6月,東帝汶國會批准了一個石油基金,儲蓄所有石油收入。截至2010年10月,該基金已經有6.6億美元資產。該國缺乏金融人才,因此選擇投資最保守的美國國債,躲過2007年-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,在那幾年成為績效最好的主權基金

    2015年,東帝汶石油收入總計為13.06億美元,外加1.391億捐助國基金以及1.222億美元非石油收入。國家從石油基金提取12.785億美元,這項石油基金轉移資金,為政府2015年帶來4.718億美元預算盈餘,其中政府預算赤字8.359億美元。東帝汶的非石油收入中,稅收占絕大部分(72.1%),但金額相當微小。

    東帝汶被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列為亞洲最貧困國家和全球20個最落後的國家之一,經濟以農業為主,基礎設施落後,糧食不能自給,沒有工業體係和製造業基礎。目前政局平穩。國家制定中長期計劃,目的在創造對外資有利的投資環境。東帝汶在未來20年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至少將達到100億美元。其中,有潛力的投資領域包括:基礎設施、農業合作、海洋漁業、能源礦產、旅遊酒店、商業貿易、交通運輸。根據世界經濟論壇《2013-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》顯示,東帝汶在全球148個經濟體中,排名第138位。

 

極具特色的東帝汶咖啡

    東帝汶多山的地理位置,海拔高度極適合種植咖啡,咖啡是目前東帝汶主要經濟作物。當地咖啡係約百年至七、八十年前,在葡萄牙殖民時代由葡萄牙人、日本人所種植,種植在東帝汶海拔1,200至1,500米之間的高山地帶。數十年來,在獨立運動的洗禮、戰爭下,無力有效管理,這種結果反而創造東帝汶咖啡的價值。東帝汶咖啡的種植未施肥料、農藥,完全野放吸收大自然本身所蘊藏的養分。咖啡品種擁有Catimor原生種及其他咖啡品種。由於目前尚未發展精緻咖啡,咖啡品種並未細分,全部的咖啡豆均屬混合品種之咖啡豆。東帝汶所種植的咖啡,約90%屬阿拉比卡(Arabica),約10%屬羅巴斯達(Robusta)。目前多數以商業豆的方式、價格在國際大宗商品市場拋售。

    在貧窮背景下,東帝汶咖啡的種植天然野放,甚至許多咖啡豆仍保留昆蟲咬的痕跡。職是之故,東帝汶咖啡具有全球所有社會道德要求的認證,其中包括:有機(organic)、雨林(rain forest)、公平貿易(fair trade)、鳥類友善(bird friendly)。屬全球少數野放,且完全具社會道德標準咖啡。

    東帝汶咖啡的口味帶甜味、風味獨特,香氣及甘苦為均屬居中,不帶酸性,不酸、不苦、不澀,飽實順口且後勁十足。東帝汶咖啡採日曬、半水洗或全水洗處理法,與曼特林類似, 卻與曼特林的土腥味不同,帶點特殊的油腥味。東帝汶咖啡和爪哇豆一樣皆屬軟豆,烘焙時的一爆二爆來得較快, 切莫烘過頭。

 

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

  • 東帝汶咖啡適合以社會企業營運之特性

    東帝汶本身的政治、經濟因素,加上如上所述之咖啡特質,因此很適合在當地發展社會企業。茲將東帝汶適合發展社會企業之因素彙總列示如下,再提出如何創造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之機制,供台灣新政府之新南向政策參考。

  1. 東帝汶咖啡在台灣及其他地區的知名度尚不足,屬一張白紙狀態,聲譽容易形塑,不會受原來形象之累或加分效果。
  2. 東帝汶國家經濟貧窮、落後,經濟有賴咖啡之銷售,透過咖啡社會企業協助這個國家經濟發展,可以有效拉攏彼此間的距離,尤其是新南向政策中,並無任何一個家與台灣間存在外交關係下,社會企業的運作有益推動東帝汶經濟、產業,進而影響其政治、外交關係。
  3. 東帝汶咖啡的種植、生產、銷售未精緻化,目前東帝汶咖啡的銷售完全依照國際咖啡大宗商品市場與價格。國際咖啡大宗物質的價格與最終零售價之間差價至少5倍以上。其中的通路包括大宗商品貿易商、各地大盤商,甚至存在第二級當地通路商或咖啡烘焙商,再將烘焙的咖啡製成各種咖啡商品(烘焙小包裝、耳掛式咖啡…),最後通過零售通路商銷售。因此,社會企業的
  4. 設計,可以直接與東帝汶咖啡生產商合作,在偌大的價格空間中尋找彼此間的平衡空間。
  5. 東帝汶咖啡符合公平貿易、雨林、鳥類友善、有機等所有社會道德認證,易於設計社會企業與其營運。
  6. 東帝汶咖啡的品質夠好,至少擁有野放之特殊口味,2015年11月間,台北咖啡展中,所有專家對於東帝汶咖啡均賦予好評,稱至少是展場中品質與口味前三名之一。東帝汶咖啡具有高度未來發展潛力。
  7. 東帝汶咖啡的種植、生產管理,在未經精緻管理、生產下,具有足夠的發展空間。例如:可以透過台灣農業、咖啡生產專家、台灣市場消費者力量來促進東帝汶咖啡之種植與生產品質。所謂市場消費者力量指,可以透過與茶業類似的比賽、品嚐會、國際咖啡比賽、其他方式來提升東帝汶咖啡之價格,並進而促進其品質。
  8. 東帝汶的三大咖啡生產商間,二家屬國際非營利組織經營,並且與星巴克合作,作為社會企業的一部分,目前唯一可發揮社會企業的是這家Timor Global民營咖啡生產商。
  9. 東帝汶除了咖啡以外,尚存在許多可以協助、發展之農、漁業產品,且東帝汶在全球間的最高價值與乾淨的環境有關。最近,台灣漁產品被歐盟禁止進口,若以東帝汶為根據地,不但可以在東帝汶發展有機捕撈、海洋養殖漁業。

 

  • 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

    根據東帝汶咖啡上述的特徵,筆者與一群好朋發起「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。茲以台灣向東帝汶鄰近峇里島購買印尼咖啡公豆(peaberry)為例,說明這個社會企業之設計與可能性。

    台灣的遊客向峇里島採購peaberry,以烘焙好每200公克包裝的方式銷售,每200公克的包裝為500元台幣,亦即每公斤的最終零售價為2500元台幣或約80美元。據東帝汶Timor Global的報價,peaberry每公斤之報價不到4美元(FOB報價),亦即生產商價格與最終零售價格之間的差價至少20倍之多。

    我們若能以原價加一定比例(例如:20%)的方式,CIF的成本由買方負責等方式,在台灣銷售peaberry生豆及其他東帝汶咖啡生豆。以peaberry為例,消費者每公斤可取得的價格在5.5美元以下,或最高品質之G1等級咖啡豆,每公斤在6美元以下。茲與Timor Global的負責人談妥,若購買咖啡的價款能夠預付,協助生產商預先取得資金,生產商願意提供折扣。所有交易所產生的折扣、利潤,將依照購買數量、比例計算利潤,回饋予消費者,讓消費者取得與可分享利潤之比例同額之社會企業股份。未來,這些持股將依照每年10%固定報酬的方式,提供消費者或股東相對價格之咖啡作為報酬與給付方式。

 

     所有利潤將登記成為一家「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」,其營運主要在協助東帝汶咖啡之生產、銷售,甚至其他與維持東帝汶有機環境努力所必要的成本。

    在本社會企業機制提出後,已受東帝汶當地所有的咖啡生產商、政府首長之支持,未來政府、當地咖啡生產商將提供最大的協助與合作誠意。

 

新思維面對從未成功的「南向」   

    由於李登輝時代開始南向政策以來,台灣從未在南向政策中取得成功。本次,民進黨蔡英文重新執政,且含立法院之絕對執政,並重啟新南向政策,在總統府內設置新南向辦公室,由前外交部長黃志芳掌新南向政策辦公室。新南向政策只能成功,在過去南向政策失敗經驗中可知,台灣以往過度重視製造加工,新南向政策必須重新檢視其策略主軸。

    新南向政策必須從南向的每一個國家,瞭解研究其關鍵資源,台灣擬從這些不同國家、不同關鍵資源作為目標。

    以東帝汶為例,東帝汶非最原始南向政策六國或七國,也非東協經濟共同體的國家之一,但東帝汶是全球最年青的獨立國家,在貧窮經濟落後之餘,其生產產品目前銷售價格與全球終端零售價格間,具有較大的價格差距可供操作。

    根據東帝汶咖啡屬當地最重要經濟作物為例。台灣的消費者已存在足夠的咖啡愛好族群、台灣消費者具有愛心,若能以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、巨大咖啡價差、當季最新鮮健康咖啡、東帝汶咖啡的社會道德認證(有機、公平貿易、鳥類友善、雨林)、東帝汶咖啡口味作為主要訴求參數,在台灣設計東帝汶咖啡社會企業,以最低廉的價格、最新鮮、最優的咖啡品質、100%利潤回饋消費者,共同與東帝汶的咖啡生產商進行改良、發展。借此,台灣與東帝汶的政府、咖啡企業建立最佳的關係,並據以取得東帝汶與環境相關的最佳農、漁產品的商業機會。  

259668

新聞列表

目前在第頁,共291筆新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