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刊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誠品書店均有販售!

  • f

No9(十月刊)從天堂到地獄

文/金麗萍 2016/10/03

誰護送樂陞許金龍走上不歸路?

    9月8日,一場由經濟部工業局舉辦的「台北國際數位內容交流會」在世貿一館登場,今年的氣氛尤其詭異。因為,由國家數位內容計畫一路保送的遊戲金童樂陞董事長許金龍出事了,就在前一天(7日),許金龍於樂陞案中,由證人轉列被告。

    比起這場交流會場內的人潮,此刻,正向投保中心呼天喊地的樂陞投資人高達兩萬人,多上數十倍。樂陞投資人失控的情緒可以想見,因為,若以日商百尺竿頭準備出手購併樂陞的收購價128元,交割日應賣張數計算,投資人已慘賠22億元。

 

出事了 經濟部官員能閃則閃

    日商百尺竿頭收購樂陞毀約後,樂陞連吞了六根跌停板,直到9月7日許金龍改列被告後止跌。但這六天下來,樂陞的市值已被蒸發了54億元。

    經濟部大頭,能閃則閃。9月8日的「台北國際數位內容交流會」現場,不見經濟部工業局的大咖。隨著樂陞案愈炒愈熱,當初,一手捧紅許金龍的國家數位內容計畫,被記上黑點;而在政府體系內,向來論血統、講關係,現在,樂陞獨董、前經濟部長尹啟銘與許金龍引發爭議的互動關係曝光,為免扯出經濟部內部更綿密的人事結構,過去,隨著尹啟銘一路搖旗吶喊,為樂陞許金龍拍手、叫好的經濟部官員,現在避之唯恐不及。今年,「台北國際數位內容交流會」現場經濟部代表,是推動工業局數位內容計畫的新面孔:經濟部工業局的主任秘書游振偉。

 

兩兆雙星 樂陞搭上政策順風車

    政府自2002年推出「兩兆雙星」計畫後,經濟部火速設立「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」,並許下宏願,將「建構台灣成為亞太地區數位內容設計、開發與製作中樞,進而帶動周邊衍生性知識型產業發展」,於是,砸下巨資投入數位內容產業發展。

    只不過,據經濟部「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」內部人士透過,整個辦公室的功能,就是做散財童子,負責將國家預算分配給業者,但又擔心績效難看,所以,要求業者寫一紙感謝狀,以備結案之用。14年來,每年平均有上億元國家經費取道「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」。

 

尹、施、杜 許金龍三大貴人

    在台灣,數位內容產業一直是辛苦行業,樂陞在發展過程中,當然也不例外;所以,「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」以不同計畫,陸續開始補助樂陞,對許金龍而言,真如吞下一顆顆大補丸。其中,在4月30日經濟部工業局正式核准補助樂陞的專案名稱為:PS3平台遊戲產品「史瑞克第4集Shrek Goes Forth)」,算是一項重要指標。工業局數位辦公室特別強調,《史瑞克4》遊戲在技術及遊戲內容上,均有創新突破之處,而據了解,該款遊戲結合台灣樂陞科技和美國遊戲大廠Activision、夢工廠所長,是Created in Taiwan的遊戲鉅作,更是台灣首次攻下PC、PS3、Xbox360、Wii四大平台的遊戲。

    數位內容辦公室說來頭頭是道,但令人好奇的是:樂陞科技究竟是產品強,還是關係好?看似一項單純的專案補助,背後卻羅織著許金龍與兩位部長(尹啟銘、施顏祥)、一位副院長(杜紫軍)的政商關係。數位內容計畫屬於經濟部工業局主管業務,尹啟銘在2008年擔任經濟部長時,藉由此一計畫,一路扶植樂陞;2010年,尹轉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後,由施顏祥接任經濟部長,而這段時期,工業局局長均為杜紫軍,之後,杜紫軍甚至高升至行政院副院長。看來,尹、施、杜三人,都是許金龍在遊戲市場崛起的關鍵貴人。

 

左手領錢、右手拿獎 經濟部一路挺到底

    2000年成立的樂陞科技;2002年,搭上「兩兆雙星」計畫;從此以後,樂陞科技左手拿經濟部經費補助,右手再抱回經濟部頒發的獎項,而且,幾乎是年年得獎,不是經濟部技術處,就是工業局數位內容辦公室,經濟部一路護送樂陞科技。

    直至2011年,經過經濟部一連串超完美包裝,樂陞科技正式在台掛牌上櫃,成為上市櫃族一員;從此,許金龍不再只有遊戲可玩,資本市場的槓桿操作,更是他不斷創新的戲法。

 

尹啟銘主導台日合作 核心運作團隊在資策會

    過程中,樂陞在獲得經濟部大小不一的補助,使得樂陞已與經濟部建立錢與權的密切關係。只是,當尹啟銘轉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後,主要負責規劃「台日產業合作搭橋推動方案」,與樂陞的關係更加緊密。「台日產業合作搭橋推動方案」的運作基地正落在隸屬經濟部的法人單位:資策會。在資策會內,有一個很特別的單位:台日中心,據了解,在尹啟銘任職政務委員時,資策會台日中心即為尹啟銘打理和日本互動的所有大小事,包括尹啟銘前往日本的一切行程安排。

    因此,當媒體披露樂陞科技在董事長許金龍擔任資策會董事期間,前後取得經濟部數位內容辦公室5800萬元專案補助,未能利益迴避,是「自己核定補助自己的公司」時,資策會對外強調:「僅是執行工業局的決議,無法干涉計畫審查與結果;許任資策會董事,是『自己核定補助自己的公司』並不正確。」事實上,資策會的對外澄清,只是虛應故事,沒有太大的意義。因為,對尹啟銘而言,經濟部工業局是自己人,資策會也不是外人,整個數位內容辦公室的運作,工業局也都交在資策會手中,對於計畫的經費分配,經濟部編織了一張複雜的金流網,深究其中,取得計畫補助者,都是小圈圈內的自己人。

    目前,經濟部工業局將數位內容公室的運作交給資策會,同時,台日產業合作的重責大任也在資策會手中,究竟,資策會只是經濟部工業局的計畫執行者,還是國家數位內容發展背後的影武者?恐怕因時因地,兩者皆是。經濟部藉由對法人的鬆散管理,給自己留了極大的迴旋空間。

    在台灣,自High的情況還不少。由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安永主辦的《安永企業家獎》,也為樂陞錦上添花。2013年底,許金龍獲得《安永企業家獎》中的【數位文創標竿企業家獎】;巧的是,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也是樂陞科技的簽證會計師事務所。

 

從天堂到地獄的死亡交叉

    2011年以後,許金龍將資本市場視為遊戲場域,連連出手、大玩購併策略,動作之快,更讓人眼花撩亂。2014年,樂陞宣佈收購Tiny Piece及同步網路,為的是積極展佈全球及中國市場;2015年,樂陞更出人意表地以1.39億元,全面收購四十年的食品業老品牌一之鄉。

    今年四月間,樂陞再出手。由已納入旗下的子公司一之鄉以1.3億元,收購怡客咖啡連鎖91.59%的股份。

    令外界好奇的是,許金龍是愛遊戲比較多,還是愛錢比較多?進入資本市場後,許金龍的財務操作動作頻繁,不免引起股市關注,據一名樂陞股東、同時也是許金龍媒體界的老友無奈地說,我們被禿鷹盯上了。

 

經濟部投審會 到底幫了誰?

    日商百尺竿頭是許金龍媒體友人口中的禿鷹嗎?只是,許金龍由證人轉列被告來,檢調並不認為許金龍是被害者,那麼,經濟部投審會草率通過併購,誰得利?經濟部投審會主任委員沈榮津及執行秘書張銘斌,明顯閃躲媒體的詢問;但據主管創投業務的工業局一名官員表示,百尺竿頭是一創投,雖然登記資本額只有5000萬元,但依規定仍提出購併,待確認購併後,再進行call fund;只是,資金尚未確認到位,就可以先鎖定價格嗎?這名官員笑而未答,最後擠出:重要的是百尺竿頭和它的資金合作夥伴的協議內容為何?事實上,百尺竿頭不是外人,早已是股東,它是不是禿鷹,許金龍應該比誰都清楚。

 

兩兆雙星 借屍還魂

    兩兆雙星是在政府在2002年推出,市場上,早以「兩道流星」消遣這項國家級產業發展計畫,似乎是船過水無痕。

    根據「兩兆雙星」規畫內容,主要框定四項重點產業:「兩兆」是指未來產值分別達一兆的DRAM及影像顯示產業;「雙星」則為數位內容產業及生物技術產業。如今,14年過去了,大把大把的經費投入後,「兩兆雙星」提振了多少產業競爭力?恐怕大家都要搖頭。

    逝者已矣,可悲的是:在可追的來者中,錯誤的動作仍持續進行做。經濟部藉由無實質功能的「產業推動辦公室」分配預算,卻欠缺有效的績效管考機制,「數位內容辦公室」正是顯例,這也是外界一再建議經濟部以投資報酬率(ROI),衡量國家預算執行績效的原因。因為,空洞的政策目標,如當初「兩兆雙星」的數位內容計畫,是希望「建構台灣成為數位內亞太地區數位內容設計、開發、製作中樞」,但如何表現這項目標,豈是以國家預算花錢邀請一些老外,參與上台剪綵啟動儀式,就表示目標達成?

    新政府實應速速終結政府專案執行,只顧結案的思維,而是應以投資報酬率來對齊民間的績效思維。

    停擺許久的政府機器,交在新政府手中,是值得期待的嗎?民國106年的國家預算,「兩兆雙星」中的數位內容,換了一個包裝、準備重新出場,這回計畫名稱改為創新應用內容,只是,新瓶內裝的會是舊酒,還是新酒?就不得而知了。

1728

新聞列表

目前在第頁,共319筆新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