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刊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誠品書店均有販售!

  • f

No13(二月刊)「一例一休」 必然漲價?

林柏儀(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) 2017/02/26

砍七天假後 成本不增反減

 

爭議半年以上勞基法「一例一休」終於開始正式上路。然而,不但勞工團體至今對於剝奪勞工國定假日的修法,依舊不滿。近來資方團體也展開反撲,聲稱一例一休導致其人事成本大增,大表抗議。甚至許多企業,乘這時刻紛紛「漲價」,以及放話要「週末不開業」來因應一例一休。商總理事長賴正鎰曾表示,強行推動一例一休,只會造成「三輸」!

 

一個勞基法的修正案,草草通過,弄到勞資雙方都不滿意,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?我們要問的是,究竟勞資雙方,誰講的才是真相?

 

砍七天假   一例一休

回想今年的一月初,工總常務理事、仁寶集團的董事長許勝雄,帶頭在媒體前高調「落淚」,大聲批評政府「一例一休對企業太殘忍」,引起諸多媒體的大幅報導。再隔數日,他繼續高分貝對媒體喊話:仁寶集團因為「一例一休」,欲估將每年增加人事成本1億元。他自承,其中包括約值7000萬元的新增特休假,以及約3000萬元的加班費。

 

倘若許勝雄提出的數字屬實,表面上來看,仁寶的確似乎因為「一例一休」修法,得小幅增加了人事成本(根據其公佈的數據,大約佔仁寶集團行政、管理、銷售人事成本的0.6%)。但其實許勝雄隱瞞沒說的是,「一例一休」搭配砍掉的七天勞工國定假日,已經幫仁寶集團節省了更多的人事成本。兩者相較,企業的人事費用根本是「不增反減」。

 

假設仁寶集團員工的年資,與台灣一般勞工相仿。其實此次「一例一休」修法所增加的勞工特休假,每名勞工每年也只有增加平均約1.5天,而按其說法,這增加了其人事成本約7000萬元。那麼,「一例一休」修法同時配套的「砍勞工七天國定假日」,其實就讓仁寶集團每年省下3億2666萬元(7000萬/1.5天*7天)的人事成本。一來一往,就是算入另外增加的3000萬元加班費,仁寶集團還是每年省下2億5566萬元的人事成本!

 

儘管許勝雄日前在媒體前不惜落淚,為了進一步爭取資方利益預埋籌碼;但時序倘若回到去年底的修法拉鋸時,許勝雄也是最高調地站出來喊話:「一例一休修法應當儘速通過!」原因無他,通過的「一例一休」修法,對資方其實「利大於弊」。其中真正最大的變革「砍七天假」,能夠讓資方節省的人事成本,遠遠多過於必須新增負擔的加班費或特休假費用。若非如此,有怎麼是資方團體在為「勞基法」修法護航呢?

被停業?  混淆「開業」與「排班」

另一個值得釐清的說法是,不少業者高喊一例一休通過後,將被迫「週末停業」。例如,不少客運業者聲稱,「將來禮拜天將停開客運」,也有不少店鋪喊話,「如果要付加班費,那不如假日不開店!」引發擔憂不便的社會大眾集體焦慮。

 

但所謂的「一例一休」,就是要求業者必須「週末停業」嗎?顯然不是。

 

首先,「一例一休」是要求勞工每七天應有一天例假、一天休息日,沒有規定這兩天休息一定得在「週末」。換句話說,勞資之間大可約定在週間為例假,而或可以約定加班的休息日排在週末,沒有「週末停業」的必要。

 

再者,勞工工作要「週休二日」,和店家開業就得要「週休二日」,分明是兩件事。絕大多數一週每天都開業的商號,總無法要勞工每天出勤,而是要採取「輪休」的方式讓勞工休息。例如,有的員工在週一、週四休息,有的員工在週二、週五休息,但店家依然每天都營業。這種作法其實也已經行之有年,並無困難之處。因此,業者們對媒體聲稱一例一休後,就必須要在「週末停業」,顯然是刻意扭曲了勞工休假的意涵,誤把「開業」與「排班」混淆,營造社會的恐懼感,但並非實情。

 

多數店家們因為實施一例一休後「週末停業」嗎?實際上也沒有。畢竟,企業講究的是利潤,只要週末開店「有利可圖」,就是得要額外加聘人力,或者支付小額的加班費,依然是理性的選擇。何況,在得要負擔既定店租的負擔下,開業越多天,才越有獲利可能。與其說「一例一休」真的會讓店家在週末關門,不如說頂多是讓勞工能多休息一些,或者多拿到一點加班費。儘管,配套了「砍七天假」後,勞工還是絕對的受害者。

 

誰大聲誰贏  輸家永遠是弱勢者

資勞協商的過程中,往往是透過迂迴、掩飾的方式為之。除非勞方自身有獨立且堅實的組織與溝通系統,否則種種自官方或主流傳媒所散布的訊息,都很可能有誤導方向或遮掩問題的傾向。

 

所謂「砍七天假」被包裝為「一例一休」是如此。實際上降低了資方法定人事成本的「一例一休」修法,被混淆為大幅增加了資方人事成本的修法,也是如此。而當政府放任訊息一片混亂,客觀的勞資利害變成「喊話大賽」或「表演大賽」時,最常被犧牲的,當然還是社會中缺乏喊話能力的既有弱勢群體。勞資關係中多半就是勞工一方。儘管,只要稍稍觀察一年來修法前後的爭論,人們不難會意識到:當初最堅決要通過修法的,不正是資方團體嗎?這明顯的前後不一,究竟是在「演哪齣」?

 

展望未來,「一例一休」後台灣的勞資關係,恐怕將更加衝突。但原因並不在於資方真正承受了較高的人事成本。相反地,實情是因為勞方實際的利益遭到資方蠶食鯨吞,卻還要忍受其在大眾媒體上。演出種種虛偽不實的說詞;逐漸認識到客觀現實的勞工,當然會感到憤怒與不平,而將會採取具體的行動來投身扭轉勞資不平等關係的行列。

 

戰場改變 勞工要體悟

勞工階級意識抬頭之後,真實的戰場,往往就不會只限於勞動法律的修正。原因在於,勞工也將理解到,法律—特別是保護勞工的相關法律—往往是社會階級力量的拉鋸所決定。若勞工缺乏堅實的組織實力,例如缺乏全國性的戰鬥性工會團體、不存在全國性的勞工談判與爭議經驗、工人階級的政治勢力還付之闕如…等。在這樣的現實下,藍綠政客佔據國會所推動的相關修法,也很可能依然是朝向資方期望的方向所傾斜,或者不過是束之高閣,依然「看得到,吃不到」。

 

這樣的「無奈」,在此波勞基法修法中的輿論,已經屢屢看到;而當未來無奈被轉化為「憤怒」時,要求超越單一修法、訴求根本體制性改造的呼聲,可預期將會不斷增加。

 

從勞工團體的角度出發,必須坦率承認,台灣勞工在「一例一休」的戰役中,成為了暫時的輸家。但勞資角力的勝敗,本來就並非是一時的。認清楚問題的現實,凝聚起清楚的抗爭意識,假以時日,由絕大多數勞苦大眾組成的勞工階級,依然有扭轉既有不平等局勢、開創新興社會秩序的可能。

 

而當前絕大多數站出來喊話,要「漲價」來因應一例一休的業者,並沒有把完整的實情全盤托出,很可能不過是藉機漲價。反正「一例一休」人人喊罵,藉口聲稱「人事成本大漲」也無人知道真假?而最後苦的,依然是基層的小老百姓們。

 

3577

新聞列表

目前在第頁,共319筆新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