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刊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誠品書店均有販售!

  • f

檢察官辦案觀念 嚴重偏差! 總長竟然不懂得 如何糾正?

文/台北報導 2019/02/11

圖:現行檢察體系「正確與偏差」對決,何者碎裂?

 

      媒體報導,鬧得轟轟烈烈的浩鼎案,在士林地院判決無罪,檢方決定不提起上訴,全案定讞,畫下句點。如此一來,竟有基層檢察官在社群上不滿,指稱「無罪不代表沒說謊」,面對這種偏差觀念的可悲流露,最高檢察總署的檢察總長江惠民,竟是苦笑說「好啦!我來扛責任」!現任大法官張瓊文,曾擔任過行政法院發言人,經常面對媒體記者請教她一些「新聞上」的法律問題,有時,她也會被問及「新聞個案」的法律見解。

 

     讓人印象深刻的是,只要是「個案」,她一定非常明確的笑著回答:「很抱歉!沒有看過卷宗的案子,我無法表示意見,只有看過卷宗和筆錄,我才有根據下判斷」。基層檢察官在社群上,不滿浩鼎案不上訴,還說「無罪不代表沒說謊!」這種對自身角色充滿無知的荒謬批評言論,在在顯出辦案官員的觀念偏差。

 

第一,沒有依據,就應該少發言:這些所謂的「基層檢察官」,請問到底有幾個人,看過了整個案子的「全部卷宗」?又,該案卷宗裡面,偵查庭上,檢察官訊問的「筆錄」,和審判庭上,法官訊問的「筆錄」,到底有多大的「差異」存在,他們了解嗎?又,院檢雙方「筆錄上」的不同,造成的證明力「強弱」之「落差」,他們又了解了多少?檢察官辦案不是要靠「證據」嗎?如果這些證據他們都沒有看過,那他們憑什麼發言?擔任過法院發言人的大法官張瓊文,很清楚辦案官員的角色,始終堅持,沒看過的卷證,她不便發言。這些所謂的基層檢察官,憑什麼對自己完全不懂的個案,發表一堆辦案意見?

 

第二,沒依據就下判斷,就是不稱職:任何一個檢察官,如果連「全部卷證」都沒有好好看完,就敢針對個案,發表辦案判斷,這種心態的檢察官,基本上,就是一個不稱職,甚至應該考慮列入管考,加以淘汰的檢察官。道理很簡單,檢察官只有「起訴與追訴權」,並沒有「審判權」。如果檢察官對有罪被告的「起訴」,並不是出於對「案情的全盤了解」與「有罪證據的有力掌控」,一出手就能很快說服法官判處有罪,而是出於個人主觀好惡的「草率流露」在撰寫起訴書,那就像在對浩鼎案表示上訴意見一樣。卷證根本沒有看,就可以發表批評長官的決定,這種既不專業,又不尊重長官判斷的檢察官,當然應該加以管考或淘汰。

 

第三,檢察官不是道德講師:最好笑的是,批評不上訴的理由之一,竟是:「無罪不代表沒說謊!」,當一個擁有國家辦案公權力的檢察官,竟然說出這麼可笑的話時,法務部真的應該好好想辦法「輔導」這種檢察官轉業,設法讓他們去當「公民與道德」課程的老師!檢察官打擊犯罪,查辦被告,只有一個非常簡單的「標準」,那就是刑法規定的犯罪「要件」被告是否「構成」?至於,被告是否「說謊不老實」,那不是檢察官的管轄範圍。很多時候,檢察官說謊的「次數」,比被告或證人還多出「很多很多」。檢察官辦案講求的是「證據」,老實與否根本不是重點,很多檢察官自己心裡有數,他們起訴書裡面用到的「證據或筆錄」,往往也是自己用了很不老實的哄騙「手法」,才從被告或證人手上「誆」來的。將「無罪和說謊」扯在一起的檢察官,實在很可笑。

 

第四,總長不只要止亂,還要能導正:檢察官可以因為還是「菜鳥」,還很不懂事,所以隨便發言,但是,身為總長的人,有責任開導他們。遇到「菜鳥」胡說八道,總長有責任明白告訴他們,辦案的「硬道理」不是像菜鳥想的這樣子!當一個稱職的總長,在面對檢察官荒謬可笑的主觀錯誤意見時,總長必須明白告誡他們:1.沒有根據(未看卷證),不宜驟下判斷。2.「三個審級」的檢察長「一致決定」不上訴,這是國家體制的「意見一致」,任何一位檢察官都應該要懂得「尊重」國家的「體制」,與上級長官的「一致」決定。

 

     可惜,總長江惠民的說法,還是停留在檢察官「可評比首長」的年代,那種「討好、示好」的舊意識,竟苦笑說「好啦!我來扛責任」以求打發應付。這種無奈苦笑,浮現的正是檢察一體多年來慢性崩壞,與檢察官辦案概念偏差的難以導正之癥結所在:「正確的概念」與「偏差的謬誤」,不敢直球對決!

【取自法治時報2019-01-31】

309

新聞列表

目前在第頁,共863筆新聞。